首页 > 万商贷观察 > 详细内容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灯火 2018-01-29
摘要: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灯火

约翰‧邓普顿(1912—2008)全球投资之父 、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邓普顿爵士是邓普顿集团的创始人,一直被誉为全球最具智慧以及最受尊崇的投资者之一。福布斯资本家杂志称他为"全球投资之父"及"历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2006年,他被美国《纽约时报》评选为“20世纪全球十大顶尖基金经理人”。 



他被美国《Money》杂志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选股人”,并被尊奉为全球顶尖价值投资人。他开创了全球投资的先河,在长达50年的股市上叱咤风云,表现出色。

 

以前所未有的视角,揭开了邓普顿爵士的投资之谜——通过讲述他辉煌投资生涯中一些可圈可点的成功战绩,如第一个发现战后日本股票的投资前景,在日本经济起飞中获益良多;又如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市场低迷中伺机买入,在后市中收益颇丰——阐释了他著名的“最大悲观点”理论的基本原理,让我们得以一窥约翰爵士那长盛不衰的投资原则和方法。



1.牛市在悲观中诞生,在怀疑中成长,在乐观中成熟,在兴奋中死亡。


2.虽然可用的投资方法众多,但让我获得巨大成功的方法却是,购买价格远远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


3.一般人会通过观察,运用他人的成功方法来获取宝贵的经验,然而,更聪明的人会从他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


4.成功投资所需要的是与之相反的行为,即找出前景看上去悲观却具有发展潜力的股票。


5当股票价格发生剧烈变化时,你必须积极研究那些导致变化的信息。仅仅因为价格下跌就购买股票是不谨慎的做法---事实上,这样做太冒失了,只会带来令人失望的投资结果。


6.作为便宜货猎手,你坚决不能忘掉的一点就是:情绪化的时候永远不要作投资决定。相反,你的任务是,充分利用其他人因为鲁莽而出现的判断错误。


7.一般投资者一旦发现公司出现了问题,通常会抛售股票,导致股价大跌。一遍遍地对某个公司进行评估,分析公司存在的问题,从中获得的经验不仅会让你学会区分小问题和大问题,还能让你在股市对公司所面临的的也许很小的一个问题作出过激反应的时候,你要学会充分利用这个机会采取行动。


8.了解股市历史是作为投资的一个巨大优势。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那些事件会一模一样的重演,而是因为事件的模式和股民们的反应方式具有典型性和可预测性。


9.波动代表机会。波动越大,找到低价股的机会也越大。如果你打算购买低价股,那么波动就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打算购买热门股,那么波动就是你的敌人。


10.约翰说过:“人们总是问我,前景最好的地方在哪里,但其实这个问题问错了,你应该问:前景最悲观的地方在哪里?”

 

11.最出色的便宜货猎手会意识到,他们多读的那一份年度报告、多访问的那一家竞争公司或多匆匆浏览过的一篇报纸上的文章,都可能会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能使他们作出前所未有的最佳投资决策。


12.在那些借贷率较低而储蓄率很高的国家中,货币的风险最小。


13.一旦股票市场上的最后一批卖家变成商品市场的最后一批买家,商品市场和股票市场就会立即角色互换,这不应该被视为巧合。这体现了逆向投资法中惯用的基本原理。


14.便宜货猎手要搜寻那些价格下跌而且下跌后的价格远远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一般而言,在股票价格发生剧烈波动的时期,找到这种股票的机会最大。其次,便宜货猎手要寻找由于很大的误解而使股票价格下跌的情况,比如某家企业在近期遇到困难,而这种困难只是暂时性的,会有云开雾散的一天。换句话说,便宜货猎手要找的是由于卖家近期观点发生暂时改变而导致价格被低估的股票。第三便宜货猎手要时常对市场上前景最糟的股票进行调查研究,而不是前景最好的股票。


15.从股票市场直线下跌的艰难逆境当中积极主动的寻找机会,这不仅仅是需要分析公司这么简单---这需要有独特的思维方式去寻找会在今后发光的机会,需要信心和勇气。



案例:在美国制药企业哀鸿遍野时,邓普顿逆向买入大赚


制药行业是美国投资者的最爱。大多数制药企业目前每年的每股盈余增长率都在15%~20%。这一增长率通常伴随着以稳健的速度增长的高周转率和很强的现金创造能力。制药类股票被广泛认为是典型的防御型股票,不受经济衰退的影响。


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大型制药企业的优势不仅得到了充分的认识,而且已经完全体现在其股价之中。更重要的是,制药企业股票产生的收益已经太高而显得难以为继。甚至是那些拥有专利保护、能够在许多年内避免竞争的公司,它们的资产回报率也远高于通常认为的行业可为持续水平。


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衰退使得财政赤字恶化时,制药企业成为了正在寻找利润新来源的政府的明显目标。制药企业有着高利润率和超出平均水平的资产回报率、该行业对广大大众来说并不热门。


美国政府于是宣布了所谓的克林顿改革,这是要抢劫制药公司利润的最高国家级别的威胁。(同样的现象后来也可以在欧洲、日本和其余东南亚地区见到。)


1991年11月20日比尔·克林顿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说在谈及医疗保健改革时说:“如果我们是严肃认真地对待重新创造政府,我们就必须对我国实行的医疗保健计划改弦更张。我们花在卫疗保健上费用比任何其他国家多30%,但是无成绩可言。医疗保健费用日增及其惊人浪费是许多美国人天天关注的头等大事。成千上万的美国企业正在失去买卖, 因为医疗保健费用使他们在世界市场上增加30%的成本”。


1992年美国民主党政纲称“所有美国人都应普遍得到优质、负担得起的卫生保健”,“这需要严格控制医疗费用,医疗费用正以两倍至三倍于通货膨胀的速度上涨,使美国的家庭和工商业感到惊恐不安,并剥夺了数百万人所需要的卫生保健。”


面对这样的围攻,制药类股票的股价以你能想到的方式做出了反应。传统上与制药企业相关的极好的股票消失了。


从集体性乐观,证券分析师相反变得几乎集体悲观。在一段时间内,这种过程变成了自我实现的过程。股价每下跌一个档位就刺激更多的分析师调低其未来预期。


到了这个过程的后期,几乎世界上没有哪个分析师还对任何制药类股票持有积极态度。所有制药公司作为一个整体被作为沽空的对象。


显然,90年代的美国药企只是历史的车轮偶尔走进水坑。



就在所有坏消息完全体现在股价中时,投资大师邓普顿离开羊群,特立独行,带领团队开始着手研究寻找现金流较多、盈利持续增长的医药公司。当2000年千禧时钟敲响之后,无论是葛兰素史克,还是强生公司等众多医药公司的业绩与股价再次展开了腾飞的翅膀。


由此可见,投资一事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清晰了头脑与冷静的思考,只有离开羊群你才会真正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