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商贷观察 > 详细内容
万商贷 | 当我们谈论产能过剩时,我们在说什么 2017-08-01

blob.png


产能过剩一词非常常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就经历了好几轮产能过剩;应该说,它跟“一放就乱,一收就死”不无关联。当前,我国正在经历新的一轮产能过剩。这个话题讨论的人多了,貌似产能过剩这个词大家就熟了、不需要解释了似的。然而,人们对于产能过剩的价值判断却存在本质上的分歧:有的人认为产能过剩是极大的资源浪费(比如弃风限电),需要政府干预;相反,有的人却认为产能过剩是个伪问题,根本无需担心。本文认为,在作价值判断之前,有必要澄清基本的概念,帮助大家获得基本认识。否则,不同人眼中的产能过剩可能存在很大的区别,甚至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产能过剩究竟是什么。在没有基本认识之前就作出价值判断,或者是投票选择,这不能不说是民主的悖论。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产能过剩并不是中国特有,美国很早就有专门的统计记载,而中国即使到现在还没有官方的关乎产能的时间序列数据。最早关于产能过剩的研究也是美国人先我们一步。我上上篇更文即为科尔奈最新的关于产能过剩的注解,然而,科尔奈采用的并不是主流经济学的方法。

其次需要解释的是产能过剩是由两个词组成:产能(Capacity)+ 过剩(Excess),这两个词决定了产能过剩(Excess Capacity或Over-Capacity)的基本内涵。从英文来理解,过剩是个形容词,产能过剩的真正内核在于如何定义产能。换句话说,过剩只是相对的,意指拿当前的产量跟(潜在的)产能进行比较,而当前的产量我们是知道的。因此,理解产能过剩关键在于弄清楚产能到底是什么。

产能从直观上来说可以理解为生产能力,但是生产能力至少有两种解读,一种是物理上的生产能力,一种是经济上的生产能力。其实在业界,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关于产能的度量指的都是第一种意义上的产能,即建了一个工厂,它在正常运转情况下能生产多少量的产品。大家日常看到的关于产能和产能过剩的讨论其实是在物理意义上。物理的表示大家都能看到,感觉到,因为简单所以流传。然而,这种简单表述(“正常运转情况下能(最大)生产多少量的产品”)背后却隐含了至少三个假设,经济学意义上的产能致力于解决这几个问题。

第一,正常运转条件下暗含投入供给不成问题,且投入品配置最优。我们知道,生产任何产品都需要多个投入,投入的量、价、配比都有可能出现外来冲击或者低效运行,这样一来,现实的产量就可能小于最优条件下的产出了。比如一个火电厂由于缺煤导致发电机组关停,比如我可能由于缺少论文合作者导致产出不足。投入品之间的合适配比也是非常关键的,比如一个学院内部教师和行政人员的配比如果不恰当可能导致整个学院的产出达不到最优。

关于生产产品的各种投入,经济学中进一步区分了固定投入和可变投入,前者是短期内无法随意变更的,而后者则有这个能力。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比如Morrison,认为产能过剩和产能利用率本质上是短期现象,因为长期而言(当你我死后)即使是固定投入(比如机器啥的)也能随意变更、任意处置,所以也就不存在产能大于需求(即产量,假设没有库存)、产能利用不充分的情况发生。所以,当经济学家在讨论产能过剩时,他们大多情况下在说当可变投入不存在约束、可以随意变动时最大产出能有多少。当然经济学意义上的随意变动是附带有影子价格的,然而物理意义上的产能即使某种投入品价格上涨的无限大,一个工厂的产能还是那么多。换句话说,物理意义上的产能假设了投入品价格为零。

需要指出的是,有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所有的投入品其实都不是那么好变动的,包括可变投入,比如Segerson and Squires。有些经济学家也认为固定投入也是有可以变动的一部分,大不了降价卖给别人,比如Clark and Munro。当固定投入二级市场的价格等同于新购价格时,即固定资产可以随意处置,产能过剩就成了伪问题。然而,现实中我们会遇到各种资产专用性的问题。

第二,正常运转条件下也假设了没有外在约束。然而这至多只是一种简化。外在约束应该说是无处不在的,例如恶劣的天气条件、政府的各种环境、安全等方面的规制、社会约定俗成的惯例等等。某些投入是无法随意变动的,比如人力,比如运输能力等。甚至产出本身也有外在约束,例如渔业当中的TAC(Total Allowable Catch)。

所以我们在优化、求解最大产出时,不可能观测到所有的投入和约束条件。主流经济学中的企业理论、生产函数只是一种简化。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经济学家采取了近似,例如假设现实中能观测到的产出最大值构成了所谓的产能,不同维度的最大值构成了所谓的产出前沿,以此来衡量产能过剩的程度。

第三,物理意义上的产能指的是产品,不是马克思教导我们所说的商品。商品跟产品最大的区别是产品的价格。如果一个产品价格很低,企业生产优化会减少(可变部分的)投入品,这时经济学意义上的产能是小于物理意义上的产能的。相反,当产品价格很高,经济学意义上的产能将大于物理意义上的产能。换句话说,经济学必须得考虑当事人的理性选择和优化反应。

所以,“正常运转情况下能生产多少量的产品”的表述看似简单,其实背后有丰富内涵。

那么是不是经济学家眼中的产能就能统一了呢?答曰:远远不是。虽然都是某种优化,但是优化的目标不同,路径不同,产能也随之不同。例如一些人认为产能从根本意义上来说是投入品的概念,所以最优产能应该是最小成本对应下的产能。然而,最小成本可以有四种含义:第一,短期平均成本曲线跟长期平均成本曲线相切的那一点(这其实假设了成本向下的需求曲线,即market power);第二,短期平均成本曲线的最低点;第三,短期平均成本曲线跟边际收入相交的那一点;第四,比第三点稍大的那一点。

另外一些经济学家采取了传统路径,将优化目标还是定义为最大产出、最大收入、最大可变利润、或者是最大可变利润的其它变种。

上述八个目标对应的最大产能可能都不一样。然而,这还是只是企业层面的比较静态分析,还没有上升到行业层面、社会层面(目标不一样了)、动态情景和不确定情景。

综上,当我们在谈论产能时,我们实际上应该讨论生产的全过程(从单一投入到多投入,到生产技术--投入配比,到最终产出加产出的附带品)、全部内部的和外部的条件,短期的和稍长期的情况。考虑这些条件和情况下对应的最大产出才是我们追求的真正产能。如果当前观测到的产量小于真正产能,那么我们就说发生了产能过剩。

然而,我们的大脑不可能喜欢处理这么复杂的情况,所以人们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在讨论物理意义上的产能,而不是经济学意义上的产能。应该说,经济学的研究也在不断变动、更新,所以产能的相关定义也是五花八门,我可以给你举出十个、八个不同的度量,但是阁下你可能并不愿意听。我们的经济学研究日趋复杂,但是这是不是就是人们脑中的认知规范和行为准则了呢,对于这点我是存疑的。这可能就是为什么Paul Krugman讲经济学为什么会如此失败的原因吧,这也可能就是为什么经济学顶级期刊喜欢用好的经验研究来验证不同理论,而不是反过来吧。

当我们谈论产能过剩时,你现在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了吗?



1万商贷注册方法.jpg